王维的诗

vwin   王维(701年-761年),字摩诘(mo jie) ,人称诗佛 ,姓名合之为维摩诘,维摩诘乃是释教中一个在家的大乘释教的居士,是闻名的在家菩萨,意译以洁净、没有染污而著称的人。可见王维的姓名中已与释教结下了不解之缘。王维生前,人们就以为他是“今世诗匠,又精禅理。”(苑咸《酬王维序》),身后更是得到了“诗佛”的称谓。王维出生在一个忠诚的释教徒的家庭里,依据王维写的《请施庄为寺表》云:“亡母故博陵县君崔氏,师事大照禅师三十余年,褐衣蔬食,持戒安禅,乐住山林,志求幽静。”王维从小就受到了母亲的熏陶,一起,依据《王右丞集注》卷二五,有一篇《大荐福寺大德道光禅师塔铭》,文中述及了诗人同今世名僧道光禅师的联系时说:“维十年座下,可见王维的确也与佛家缘由不浅,其晚年更是过着僧侣般的日子。据《旧唐书》记载:“在京师,长斋,不衣文俯伏受教,欲以毫末衡量虚空,无有是处,志其舍利地点罢了。”采,日饭十数名僧,以玄谈为乐,斋中无所有,惟茶铛药臼,经案绳床罢了。退朝之后,焚香独坐,以禅颂为事。”此刻的王维俨然是一僧侣了。

  王维青少年时期即赋于文学才调。开元九年(721年) 中进士第,为大乐丞。因故谪济州司仓从军。后归至长安。开元二十二年(734年)张九龄为中书令。王维被擢为右拾遗。其时作有《献始兴公》诗,赞颂张九龄对立植党营私和滥施爵赏的政治建议,表现了他其时要求有所作为的心境。二十四年 (736)张九龄罢相。次年贬荆州长史。李林甫任中书令,这是玄宗时期政治由较为清明到日趋漆黑的转折点。王维对张九龄被贬,感到十分懊丧,但他并未就此退出官场。开元二十五年,曾奉使赴河西节度副大使崔希逸幕,后又以殿中侍御史知南选,天宝中,王维的官职逐步升官。安史乱前,官至给事中,他一方面临其时的官场感到厌恶和忧虑,但另一方面却又恋栈怀禄,不能毅然离去。所以随俗浮沉,长时间过着半官半隐的日子......

  王维在诗篇上的成便是多方面的,不管边塞、山水诗、律诗仍是绝句等都有撒播人口的佳篇。他的诗句被苏轼称为“味摩诘之诗,诗中有画,观摩诘之画,画中有诗”。他的确在描绘天然景象方面,有其独特的造就。不管是名山大川的绚丽雄伟,或者是边远地方关塞的雄壮荒寒,小桥流水的安静,都能精确、精粹地塑造出完美无比的鲜活形象,着墨无多,意境高远,诗情与画意彻底交融成为一个全体。

  山水田园诗派是盛唐时期的两大诗派之一,这一诗派是陶渊明、谢灵运、谢朓的后继者,这一诗派的诗人以拿手描绘山水田园风光而著称,在艺术风格上也比较挨近,经过描绘幽静的风光,借以反映其安静的心境或隐逸的思维,因此被称为“山水田园诗派”。其主要作家是孟浩然、王维、常健、祖咏、裴迪等人,其间成果最高、影响最大的是王维和孟浩然,也称为“王孟”。

  王维的创作才能是多方面的。他的五律和五、七言绝造就最高,一起其他各体也都拿手,这在整个唐代诗坛是较为杰出的。他的七律或雄壮富丽,或澄净秀雅,为明七子所师法。七古《桃源行》、《老将行》、《同姚傅答贤弟》等,方式整饬而气势流荡,可谓盛唐七古中的佳篇。散文也有佳作。 《山中与裴秀才迪书》清幽隽永,极富画中有诗,与其山水诗的风格附近。

  王维会集最不足取的是那些树碑立传的应制诗、阿谀奉承的唱和诗和直接宣传佛理的著作。它们的内容多不足道,言语亦多陈词套语,或是枯燥乏味。但其间也有少量名篇佳句,如“云里帝城双风阙,雨中春树万人家”(《奉和圣制从蓬莱向兴庆阁道中留春雨中春望之作应制》),气象高华,体物详尽,亦为人所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