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最喜爱的一首诗读后感

2019-06-23引荐拜访:读后感

  “模糊飞桥隔野烟”,起笔就引人入胜:深山野谷,云烟旋绕;透过云烟望去,那横跨山溪之上的长桥,忽隐忽现,似有似无,恍若在虚空里飞扬。这境地多么幽静、奥秘,令人影影绰绰,如入仙界。在这里,停止的桥和起浮的野烟相映成趣:野烟使桥化静为动,虚无飘渺,临空而飞;桥使野烟化动为静,宛如垂挂一道轻纱帏幔。隔着这帏幔看桥,使品格外感到一种模糊美。“隔”字,使这两种景象交相衬托,溶成一个艺术全体;“隔”字还暗示出诗人是在远观,若是站在桥边,就不会有“隔”的感觉了。

  下面画近景。近处,水中显露嶙峋岩石,如岛如屿(石矶);那飘流着片片落花的溪上,有渔船在轻摇,风光清幽明媚。“石矶西畔问渔船”,一个“问”字,诗人也自入画图之中了,使咱们从这幅山水画中,既见山水之容光,又见人物之神态。诗人站立在陈旧的石矶旁,望着溪上飘流不尽的桃花瓣和渔船入迷,模糊间,他好像把眼前的渔人当作当年从前进入桃花源中的武陵渔人。“问渔船”三字,传神地体现出这种心驰神往的神态。他问得单纯风趣:“桃花尽日随流水,洞在清溪何处边?”他好像真的以为这“随流长”的桃花瓣是由桃花源流出来的,因而由桃花而联想起进入桃源之洞。这洞究竟在桃花溪的什么地方呢?这句问讯渔人的话,深深表达出诗人神往世外桃源的急迫心境。但是桃花源本是虚拟的,诗人当然也知道渔人无可奉答,他是明知故问,这也模糊地透显露诗人感到理想境地迷茫难求的迷惘心境。诗到此戛然止笔,而末句提出的问题却引起人们种种美好的遥想。诗人的画笔,小巧玲珑,由远而近,由实及虚,不断地改换视点,展示景象;但又不作繁腻的描绘,淡淡几笔,略露概括,情蓄景中,趣在墨外,就象一幅写意画,清远宛转,耐人寻味。

  张长史,即张旭,唐吴郡(江苏姑苏)人,生卒年月不详。字伯高,官至金吾长史,故世称张长史。喜喝酒,往往酣醉后挥毫作书,或以头发濡墨作书,自我陶醉,世人称之为“张颠”,与李白、贺知章、李适之、李进、崔宗之、苏晋、焦遂称为酒中八仙。他精工楷书、草书,尤以草书称着。他的书法得于二王,而又首立异意。楷书《郎官石柱记》,取欧阳询、虞世南笔法,正经谨慎,不失规则,展示出楷书的精妙。《宣和书谱》中评说:“其名本以颠草,而至于小楷行草又不减草字之妙,其草字尽管古怪百出,而求其源流,无一点画不应规则者。”

  他得书法得之于“二王”而又能首立异意。他的楷书规则严谨。规则备至,黄山沟称为“唐人正书无能出其右者”。若说他的楷书是承继多于发明,那么他的草书则是书法上了不得的立异与开展了。韩愈说:“旭善草书,不治他技故旭之书,改变如鬼神,不行端睨。”杜甫在《八仙歌》中写道:“张旭三杯草圣传,脱帽露顶王公前,挥毫落纸如云烟。”他能把书法艺术提高到,用笼统的点线去体现书法家思维情感高度的艺术境地。在书法艺术中,他的字形似怪而不怪,关键在于点画用笔完全符合传统规则。可以说,他是用传统技法体现自己的特性,而在书法上成了有的无愧于自己年代的书法家。广博新鲜,纵逸豪宕之处,远远超过了前代书法家的著作,具有激烈的盛唐气候。

  张旭性格豪宕,嗜好喝酒,常在酣醉后手舞足蹈,然后回到桌前,提笔落墨,一气呵成。

  有人说他粗鲁,给他取了个张癫的雅号。其实他很仔细,他以为在日常日子中所触到的事物,都能启示写字。偶有所获,即熔冶于自己的书法中。 

  其时人们只需得到他的片纸支字,都视若珍品,世袭真藏。那时候,张旭有个街坊,家境贫困,传闻张旭性格大方,就写信给张旭,期望得到他的赞助。张旭十分怜惜邻人,便在信中说道:您只需说这信是张旭写的,要价可上百金。邻人将信照着他的话上街售卖,公然不到半日就被争购一空。邻人高兴地回到家,并向张旭致万分的感谢。其时人们把张旭的草书与李白的诗词,斐旻的剑舞合称三绝。

  他的传世书迹除楷书《郎官石柱记》外,草书有《肚痛帖》、《古诗四帖》等,较为出名。

  1、《肚痛帖》:单刻帖。无款。草书,6行30字。此帖用笔抑扬使转,刚柔相趣济,内撅外拓,千变万化,神彩潇洒,极官情味。

  2、《古诗四帖》:墨迹本。无款明董其昌定为张旭书。草书,此帖雄强奇伟,笔势纵逸。董其昌评说:“有山崖坠,急雨旋风之势。”

vwin投稿